主页 > 新闻日志 > 清华博士后怪事:半夜姑娘以身相许
清华博士后怪事:半夜姑娘以身相许
作者: xinzououyu 2016-11-4 16:14:48 点击: 1046 来源: 本站 评论: 0 我来评论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肖晓

哈佛大学博士后张晓宁最近遇到一怪事。

那就是他住的房子,每天睡觉后,总是感到听到一个女孩子嘤嘤的哭泣。

刚开始他觉得自己是耳朵听错了,后来感觉很真实,于是这一天天决定循声找找,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那天他睡觉不久,再次听到哭泣声,他起身到处找,终于在房屋门口外的一个角落处看到一个女子在哭泣。

但是他非常吃惊的是,这个女子穿的是古代的衣服,长跑长褂,梳妆也是古代的,只是腰部后边有一个带状东西很长,但是模样还不错。于是小声问姑娘妹子怎么了。

妹子看到他抬起头来,哭的更厉害了,眼泪唰唰下来了。这妹子皮肤还白,长相也不错,且看是鸭蛋脸,柳叶眉,樱桃嘴,说话细声细语,如微风扫地。张晓宁觉得女的气质还不错,如果不是穿古代装,假如穿戴现代的衣服,拿苹果手机,以及一个ipad平板电脑,外加一个白色耳机,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白富美了。

但是这个白富美为什么穿这样的衣服,在这哭泣呢。难道是演古装戏的一个大学生在这,走错房间了?

 张晓宁安慰说,小妹别哭,有啥事,我给你做主,好歹我也是哈佛博士后啊。妹子伤心的哭得更厉害了,说大哥你好,可能我的苦你可能帮不了。


张晓宁询问究竟。该妹子于是娓娓道来,她说张晓宁住了她的房子,导致她没地住。张某大吃一惊,说我这是租的别人房子啊,怎么住了你的房子,难道给我房子租的是二房东。

那妹子说,这个房子本来是她在住,都有好几年了,早点她父母也在这,后来这都拆了,于是盖了新房子,把他们赶走了,但是给他们提供的新住地太远,很偏,不愿意去,所以还想在原先的房子住。

张晓宁就纳闷了,说这个房子听说是拆迁后盖房作为商品房卖的,你们为什么不回迁到这呢。

那个妹子说,这是你事有不知。这个房子原先就是她的住地,当年同时有部门把他们全部房子拆了,在很远的地方盖了房子,但是那个拆迁的房子也是要交钱才能进去,补偿款只有200贯,但是实际只给100贯,因为补偿低,还买不到原先的房子大,所以一直犹豫到处看房子,本来想买个远一点的也可以,就看着看着,这不,现在房子这3年都涨了2倍了,3年前一贯可以买一平方尺,现在3贯都买一平方尺都困难。所以新的房子买不到,就暂时来到原先的住地,但是你又在这住,自己也不好进房子。

张晓宁一想,这真是天涯沦落人啊,自己何尝不是如此。

早点为了报销国家,为了中华民族崛起,日夜发奋读书,终于以浙江黄粱县全县第一名的理科分数考取清华大学,后来去了哈佛读了博士后,读的是物理学变形微粒子测不准原理,就是研究看不见的世界联系方式,比如深空恒星超远光速距离的联络, 自己的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罗思特教授。自己也取得了杰出成绩,在《自然》杂志发表了2个独立文章,另外在《恒星》杂志,纳入SCI索引的刊物,也有5个稿子。

自己回国是作为世界顶级科学家引进的人才,进入清华大学高分子等离子研究院,做首席科学家,没想到北京现在清华附近的房子都10几万元一平方米,根本买不起。

自己是国家实施的那个220000计划的人才,就是22世纪引进1万个世界科学家人才计划,给每个引进人才500万,但是500万在清华大学附近买不到房子啊,自己虽然每月月薪2万,可是要是买一个100米的房子需要1300万,如果首付500万贷款800万,每月需要还贷3万,但是自己每月只有3万元,问题是3万月月薪扣税和社保后实际拿到手的只有2万,这点收入,在北京买个毛的房子啊。

加上自己都35了,还没媳妇,虽然学校提供的一个免费居住50米的一居室,但是家里年老的父母,也要住地,根本不够用,于是自己在清华大学附近的盛优嘉园租了一个地下室,自己和在这住一下,这个地下室20个平方米,每月租金2000,有点不好的是潮气大,床对面那个下水管经常有水渗出,在连接处突出部门有滴水的情况。

 张晓宁自己总是感觉自己读哈佛博士后很悲催,因为如果不回国的话,在美国年薪8万美元,搞按揭贷款,在美国轻松买一个300米的大房子了,还有车库,没想到在中国给的待遇比美国高很多,光一到北京就给了500万人民币,这相当于美国10年的收入,但是买房是遥遥无期。

回想自己的故事,不是和这个小姑娘一样命运多舛吗。但是他自己也找不到解决小姑娘问题的办法,除非自己接纳小姑娘和自己一起住,但是那样的话,除非结婚,否则再玩小姑娘不行了,毕竟自己马上40了。

此前他在美国读大学,以及国内读书时,有过几个恋爱,自己在一个大学当学生会主席时,还有几个师妹做女友,有2个肚子都大了,但是自己要出国,就没联系了。听说后来师妹也在这个城市,但是嫁给了一个有房子原籍拆迁户,虽然是个农民,毕竟有了房子。另外一个师妹迄今也在这个城市,但是工作不到5年还没买房资格,还在没日没夜地写稿子和报告,好像是当财经记者或者是会计师事务所做研究的。

张晓宁掰指头一算,自己有买房户籍,还有500万,这个小姑娘尽管看起来不大,大约十八九岁,但是可以让她上大学,培养读个本科,也是白富美了。于是对她说,如果你不嫌弃我,我可以接纳你,免得你没地方流浪。

小妹哭的更厉害了,说万万不可。

  张晓宁问她为什么说,是嫌弃他年龄大吗。虽然自己年龄大一点,比姑娘大了20多岁,但是好歹自己有500万,可以在郊区买个小户型,比如60平方米的2居啊。

小姑娘止住哭说,不室嫌弃他大,自己想做他媳妇还来不及呢。好歹他也是博士后,而自己只是会做女红,读了四书五经,自己只知道未经从父、嫁人从夫、夫死从子。像他这样的高富帅,还是巴结都来不及呢。

张晓宁就更奇怪了,那为啥不愿意嫁给自己呢。

小姑娘一脸羞赧地说,因为自己不是人类。

小姑娘说,其实自己是地龙族,就像狐狸、蛇、老鼠之类的,常年在地下居住,好好的话,现在差不多修炼成精了,在世间以人类形式存在。不过现在鼠族地下日子也不好过,原来住的地方都被拆迁了盖房子了。

玉皇大帝看人间将他们地龙族房子占了,于是新给了地还有安置费,人间居民可能想神仙世界很公平,其实不是这样,哪都有不平,到处也要行贿受贿,有的甚至还要被潜规则。

比如嫦娥吧,长得还可以,原先她住的房子被拆了,补偿的钱在在天宫买个房子补偿钱本来够了,但是因为是如来佛管拆迁,故意克扣她的补偿,其实是喜欢嫦娥,希望嫦娥陪一下。嫦娥又不是萝莉了,没啥损失。结果嫦娥死活不愿意,结果最后补偿的钱只购买月亮的广寒宫。

当然嫦娥去广寒宫也是玉帝出的馊主意。她早就是玉帝的地下情人,玉帝说马上修个高铁到月亮,那房价会涨,结果规划了几十年,天宫到月亮的铁路还是影子没有。而广寒宫这其实是个鬼城啊,和鄂尔多斯的新城差不多。就她一个人在那住。那水电气都没通,结果嫦娥老到海里取水,还去太上老君那要气,结果总是出差错,最近地球气候不稳定,老是变暖啊,或者极寒啊,或者多雨啊,比如今年全国大水,就是嫦娥挑水回月亮桶坏了漏到地球的。

 小姑娘说,世间其实有各类族,比如狗族,猫族,牛族,马族,鹰族。比如哈斯奇就是成天让人养和玩弄的,很多美女就是这样,比如长得肤白,貌美,臀部翘的高高的,看起来像有个尾巴,有人养。还有的是牛族,天天耕田,累死累活,最后还要被人吃了。而猪呢,天天吃喝玩乐,最后被人下刀。而马呢,最惨,天天勤奋,天天被人骑,比如那些单位的干活的副职,永无出头之日。还有些是鹰族,比如那些拆迁的,也就是鹰犬类,专门给人使唤干坏事,最后都不得好死。世间的各个人,看起来人魔狗样,其实都是各类动物变成精灵后演化的。

张晓宁感到很诧异,越看小姑娘像一个老鼠,不过是白白的绵绵的萌萌的那种老鼠。有时,小姑娘低头,那一脸的羞涩,他感觉这又变成了红尾巴的狐狸。有时小姑娘一展身体挺直,好像又变成了一个蛇,当然,这似白蛇娘子的那个美女蛇。

小姑娘也被盯得不好意思了,就说你别看我看好,我这也有不好的一方面,比如鼠目寸光,比如狐朋狗友,比如花里胡哨,比如杯弓蛇影,不是。过去地拆迁了拿了补偿款一直不买房,结果房价一直涨。

小姑娘说,人世间这种地龙类很多,房价一直再涨,很多居民就幻想房价跌,然后自己没日没夜工作,赚钱搞个首付,真的鼠目寸光,狐疑不定,哪有自己靠赚钱弄得到首付的,都不是靠七大姑、八大姨好几代拿钱搞首付买房或者炒房的。还有,房价哪能跌呢,房价都跌了,天庭,还有地狱那靠什么搞开支呢。

张晓宁看小姑娘也产生了对自己的疑问。问她,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族。小姑娘说,你也快成地龙族了。本来张某属于鸟族,那种鸿鹄,也就是天鹅的大鸟,志向远大,比如读了清华,再到美国哈佛,原想可以出人头地,衣锦还乡的。是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经济不行了,实业赚不到钱,因为都不生娃,于是退休的多,拿钱的多,工作的少,年轻人少,这实体就完了, 都买房啊,因为房价不断涨。现在想一线城市一套房是700万,也就是1500贯的样子,再过几年,每套房需要起码1500万,或者3000贯,可是就像这样的留学生回国月薪2万,100年也只挣不到2000万啊,那时房价可能涨到1个亿了。

说到这了,张晓宁被吓坏了。于是问她,既然这样,那你明知道房价要涨,为什么不早买房啊。小姑娘说,自己知道要买,可是首付不够啊,还有限购没买房资格啊。张某说,不是说很多人搞假离婚假结婚搞买房资格吗,为什么不搞一个呢。

小姑娘生气了, 嘟起嘴说,那得人喜欢啊,我不喜欢找个没啥只是文凭的大城市老家伙结婚获得买房资格。

张某问她,你觉得我怎么样呢。小姑娘说,你很不错,有买房资格,还有500万现金,还属于天鹅类的鸿鹄,但是再不买房,很快也要变成和自己一样的地龙族了,比如鼠蛇狐类了,比如现在已经住在地下了。

小姑娘说,你要是不嫌弃,奴婢愿意跟你。张某大喜,于是将就小姑娘抱在怀里,抓起小手,准备亲亲。突然自己感到一阵寒气,小姑娘突然伏在自己身上嘤嘤地又哭起来。张某怜爱之心顿生,以为小姑娘动情,于是更加抱得紧了,伸出舌头,就要进入姑娘的小嘴里去,感觉还不错,滑滑的,有点甜的感觉,软软的,有点凉。

突然手机闹钟响了。张晓宁眼看见,小姑娘的身体一团团缩小,很快化成了水,然后变成了水滴,从地下室的水管滴了下去。刚才狐狸、蛇、鼠的感觉都化为虚无了。而外边似乎有了蒙蒙的亮色,是地下室窗上边透进来的光。

张晓宁眼睛完全睁开了,原来刚才是一个梦,外边的蒙色其实是雾霾,刚才嘤嘤的哭泣,其实是水滴的声音。

但是张晓宁打了一个机灵突然问自己,自己过去是天鹅,现在变成鼠类了吗,刚才漂亮的白鼠或红狐姑娘呢。

  • 您还没有登录,请点此登录后参于评论